「72 年,我在這裡種菜,就開始住在這裡,在這裡 30 多年。」一句話,表露著都會原住民的故事,訴說著離開了原生部落,為了生活、工作及教育,顯示出一點點的無奈。

「從我出生就在桃園,它不是一個故鄉,就是從小長大的地方。」都會原住民青年,也許不在家鄉的部落成長,內心那尋找部落的根也從未停過,用自己的方式,找自己的文化。

 

或許,不在部落了!七位老、中、青三代原住民,卻在桃園這個地方,唱出自己個歌、寫著自己的文化、繪出自己的故事。

 

延伸 羅國華(Pangcah)

1986年出生的羅國華,來自花蓮縣光復鄉 Fata'an(馬太鞍部落),家中四兄弟都為知名的職棒選手。2017 年底離開中信兄弟象隊,目前擔任錦興國小的少棒教練,與老婆及兩個兒子住在桃園平鎮。

從小學二年級開始打棒球,棒球就是他人生的志業,在家是兩個小孩的爸爸,在球場是所有小朋友的爸爸。希望能將所學延伸給桃園喜愛棒球的小朋友。

「每天都抱著拆禮物的心情來練球,因為不知道小朋友又給你什麼樣的困難、什麼樣的挑戰。」

▶︎ 觀看紀錄片《延伸》

 

水肥型男 趙志豪(Pinuyumayan)

「原本想說要去賣衣服,可是發現這塊餅沒有很好。」

1989年出生的,外號「阿懂勾」,來自台東市 Katratripulr(知本部落),高中畢業後雖然有考上大學,但因為家人沒有錢提供他讀書,於是跟舅舅到桃園工作,從 17 歲到現在一直都住在桃園。趙志豪原本做冷凍空調快十年,想說去賣衣服,卻發現這樣給人感覺比較有面子的工作,沒有想像中的穩定,回頭去做勞力活。

我們想要的跟需要的,偶爾就是有段落差,但是人生很長,只要盡力做,就會配得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▶︎ 觀紀錄片《水肥型男》

 

再見十九 許馨亞(Bunun)

「我是高中畢業才開始真正在賺錢,也換了蠻多工作的。」

受訪時才 19 歲,她做過早餐店,也做過牙醫助理。會急著賺錢,也許是因為自己跟姊姊們的歲數差距,更讓許馨亞覺得要趕快獨立。每個人的人生遭遇都不一樣,會在不同的時間點踏入社會,你也許也會突然發現,嚮往的工作不一定適合自己。

但我們最終都會以自己的方式,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生活。

▶︎ 觀紀錄片《再見十九》

 

河岸的麵包樹 王玉英(Pangcah)

1943 年出生的王玉英,在花蓮縣光復鄉 Fata'an(馬太鞍部落)出生,三歲時隨父母移居玉里鎮 Matadim(馬太林部落)。34 歲時與丈夫到台北市的石牌做土木工程,五年後到桃園大溪鐵工廠工作。因為懷念家鄉的生活,在大漢溪沿岸找到一個適合種菜的土地開始耕作,從搭建 talu’an(工寮)開始,越來越多阿美族人在此聚集居住,一個河岸部落因此生成。

阿美族人遷居,必會在新的地方種下麵包樹,四十年前從花蓮家鄉帶來的麵包樹苗,如今已經長成一棵大樹。

▶︎ 觀看紀錄片《河岸的麵包樹》

 

勒蓋的檳榔攤 周鴻文(Paiwan)

1961 年出生的周鴻文,來自台東縣達仁鄉 Liubetj(南田部落)。1970 年代,北部許多紡織廠到東部部落招募童工,才剛國中畢業的周鴻文,就與十幾位年紀差不多的部落青年一起到北部工作。還在就讀台東大武國中時是學校的軍樂隊成員,擅長多種樂器,吉他、貝斯、薩克斯風等等。20 幾歲職業軍人退伍後,在台北三重的紡織廠工作,晚上則在林森北路酒家及地下舞廳擔任樂師,之後輾轉換了許多紡織工廠。

退休後的周鴻文,承接了一間小小的檳榔攤。檳榔攤後面延伸出的「原民巷」,仍會放著簡單的 KTV 設備,準時迎接下班後,每位來到這打屁聊聊天的族人。沒有舞廳的絢爛燈光,有能把全身烘得舒舒服服的火光;沒有高級的音響,但多了熟悉部落腔。

樂師下半人生的黃金時期,現在才要開始。

▶︎ 觀紀錄片《勒蓋的檳榔攤》

 

上山下山 曾照娘(Tayal)

1947 年出生的曾照娘(Wagi),16 歲從新竹 Smangus(司馬庫斯部落)嫁到桃園復興區 Qwilan(高義部落)。1987 年,和先生離開山上部落到中壢蓋房子賺錢。聰明的 Wagi 非常能幹,受到老闆重用,還擔任工頭帶山上部落的族人一起在工地工作。

Wagi 參與了很多大型住宅的建造,龍潭的「百年大鎮」、中壢的「榕樹下」、陽梅的「大台北」等等,用雙手幫山下無數的人建造了他們的家。後來丈夫意外過世,Wagi 也決定離開中壢回到山上生活。

▶︎ 觀看紀錄片《上山下山》

 

豐盛 高野(Pangcah)

「我一定會很快把它贖回來,請你幫我好好保留。」

1980 年出生的高野,在桃園大溪出生長大,是家中五個孩子中的老么。父母來自花蓮,大概 45 年前,一整票親戚就一起上來北部工作。

國一下學期的某天第一堂下課,高野跳出學校圍牆外,就再也沒有回到校園讀書。十六七歲在餐廳裡當學徒並當上廚師,但個性衝動常與人起衝突,讓他一個餐廳一個餐廳的換。在餐廳工作的期間染上毒品,甚至曾經因為販毒入獄四年。現在的他是虔誠的基督徒,離開了毒品和過去火爆的性格,與老婆在中壢經營一家沙龍髮廊。

我們一生多多少少都會犯錯,把重要的東西搞丟,但是支持與陪伴我們的人一直都在。

▶︎ 觀紀錄片《豐盛》